诗两首。海涛。

一端是岁月绿了又黄了,抒出了一阵阵温情的软声款语

自述:心的急功近利,既使佩戴高度眼镜,也改不了根本。

自述:尽管一见钟情于诗文很懒,但也陶醉不更改。

″乡愁”

图片 1

图片 2

稍加只晚上

忘不了

自己听到大海之轻涛细浪

来时留下的车辙

碰上于和的海滩

相关着同一端叮咛

抒出了一阵阵温情的软声款语

同等端是时间绿了同时破产了

类似从没有的岁月里

山歌并未褪色

传扬一个亲昵之声

哪个知道就道

掠过我记忆之脑际

外国风沉淀出的节拍

产生袅袅不断的回音

是慈母手掌下之展望

类海鸥

立刻边的嫦娥凉凉的

久而久之低回的啼声

悸动远离的感想

或许是小鸟向平原飞翔

为唱哑了思乡的时段

接旖旌的春光

乡愁是千篇一律杯子酒

婉轻的欢唱

才不得己风景静坐成

你与我

醉意茫茫重山

以那么刻骨铭心的时空

明年的野梅了

陪伴这海涛的低声碎语

牢牢了一个思乡之梦幻

已经是怎样亲密互动爱

酸酸的焦购了归期

啊,我多希望

逼自己当出候鸟的神色

自我想之回音

托腮瞩望

形状就无边黑夜里

拉了暮春之雨季

大洋的轻波细浪

于是扳指数下

依依来到汝的身旁。

同一串望眼欲穿的小日子

亲下一个思乡的梦幻。

″海涛″

:

图片 3

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

打于和的海滩

发表出了一阵阵和平的软声款语

仿佛从没有的时光里

传扬一个相亲之音

掠过我的记得之脑际

生袅袅不断的复信

恍如海鸥

永低回的啼声

也许是鸟向平原飞翔

欢迎旖旌的春色

婉轻的欢唱

你与我

每当那么刻骨铭心的时间

陪伴这海涛的低声碎语

早就是何许亲密互动爱

啊,我多么期待

自之感怀之回顾

形象就宏阔黑夜里

海洋之轻波细浪

依依来到你的身旁。

图片 4

: